一名平凡国防生在BD那些事

楼主:小酷2012 时间:2020-08-26 09:25:06 广东 点击:1836 回复:24
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

字体:

边距:

背景:

还原:

  毕业分配<br><br> 

  转业后,一直有写点东西记录这一段激情燃烧岁月的冲动,十年时光,感觉很长,又忽如很短,经历了许多事情,反而无从下笔。废话少说,那就从大学毕业分配写起吧。
  <br>  2008年,作为某校首批国防生,虽说首批,其实已有10名左右的学长分配至GZ军区,只因我们03和04级是学校确定招收国防生后在校选拔的第一批学生,人数并不多,一起才40人左右,便自称黄埔一期。可能属第一次培养国防生,亦或者学校比较重视,待我们毕业后,单位岗位总体比较好,犹记得,有诸如联勤部,预备役,仓库,技术局……,当然也有野战部队。那时,选培办按照专业分类和人数下放名额,也不干涉,完全由大家酝酿讨论。我们机械专业5个人,给了5个岗位,因一人考上某重点军校研究生直读,实际是4人5个岗位可选,3个野战2指挥类1技术类,一个海F,一个军械仓库。相比隔壁寝室电信专业,工程专业,我们的岗位算比较差的。
  <br>  那时,大家都很懵懂,比较单纯,没有被社会或者军营风气浸染,事关个人前途命运的毕业分配就在彼此商量中确定,虽然也有个别比较早熟或者家中有关系帮忙暗中操作的,但是起码很隐晦,有的甚至不声不响,直到我们下部队报道后才知道其岗位。我们机械4个人选5个岗位,2人自持身体素质不错选了GZ军区某野战部队指挥类,剩下我和C在野战技术类,海F和军械仓库里选。我跟家人亲戚朋友商量,有人劝我去装备M部直属仓库,但当时自视清高,觉得大学毕业去守着仓库大材小用,没前途,甚至认为不是正规部队丢人,遂决定去海防T,没曾想C也想去指挥类部队。后来,刚好C大学四年,赶在毕业前谈了一个异校女朋友,我们称之为大学的黄昏恋,本来平时花前月下就不多,这一毕业更是天南海北,脆弱的感情基础还不得很快分崩离析。由此,我便小之以情,动之以理,好言相劝,本来还劝我选野战技术类,可以一起相互关照的L也觉得在理,于是我和C的岗位之争就在寝室卧谈中愉快地解决了。
  <br>  相比而言,隔壁专业寝室的就没那么顺利,由于岗位类别较多,名头多种多样,大家都是一样的懵逼,也不知道啥岗位好,啥岗位差,加上他们几个性格比我们刚烈一些,平常就经常争论,这次分配就更争执不下。后来实在没辙,同时也为公平起见,有人提出抓阄决定,竟然得到了大家一致认可。就这样,事关一辈子的毕业分配竟然由抓阄决定了,真是一抓定人生,下部队后说出来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。回想当初我们是那么的单纯,那么的青涩,那么的傻的可爱。那时,受电影电视剧的熏陶和学校和选培办的教育,大家都以分配至野战部队,分配至指挥部队,分配至基层为荣,都以为野战部队升的快,发展好,是建功立业的沃土,全然不知部队的真实情况,甚至有位哥们抓阄去某省预备役部队闹情绪,认为其他人都去了作战部队,他连正规部队都不算,觉得在同学中抬不起头来,完全是士兵突击看多了的节奏,后来在选培办老师和干事的思想工作下,才勉强同意。记得参加学院组织的毕业会餐,我和L因在同一班级,一同给院长敬酒,各自介绍分配单位后,院长听到L介绍某集团军某某师以后立马肃然起敬,甚至不惜竖起大拇指,然后转过头对我说“你的单位不如他”,就连同学间彼此敬酒,大家也都觉得他的单位比较有前途,抱以羡慕的目光,着实让我郁闷了好几天。<br>  
  一开始,选培办给我的岗位,我是分配到海南岛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曾参加过国防生的活动,为国防生获得过荣誉。某天,负责分配的选培办干事让我回电话给他,问我广东去不去?广东作为改革开放最前沿经济最发达,大家开始填异向的时候,在中南五省中几乎都选了广东,我也不例外,所以就欣然答应了,并不知广东也很大,也不尽是发达地方。就这样,我的毕业分配,这么重要的人生转折以类似笑话或者戏剧性地结束了,兵之处开始了!<br>

打赏

0 点赞

主帖获得的山猫直播足球分:0
举报 | 楼主 | 埋红包
楼主发言:9次 发图:0张 | 添加到话题 |
作者:Inlaidharp 时间:2020-08-26 16:20:47 四川
  入坑
作者:94年小狗 时间:2020-08-27 16:43:49 四川
  楼主继续更,看着呢
作者:施琳琳 时间:2020-08-29 12:36:08 广西
  得看你找什么样的女人。。这方面的小白!
楼主小酷2012 时间:2020-09-04 16:18:58 广东
  最近比较忙,有空就慢慢更新。

  报道

  分配以后,我们这帮懵懂少年,怀揣着建功军营的梦想和对未来的憧憬,各奔东西。因为与H同为分到广东非珠三角沿海某市Z,便与其结伴同行,一路上对窗外的风景充满好奇,尤其在火车驶入广东以后,看到外面一排排厂房越来越多,心中不免充满兴奋,感到以后的第二故乡还算比较发达,庆幸自己没有被分到广西大山或者其他穷乡僻壤。其实,当时只因穷学生一个,没去过什么地方见识不多,与珠三角和江浙、闽南相比,Z市虽然同为沿海地带,但经济并算不上发达。现在回想,这也直接验证了:快乐很简单,不要想太多,不要去攀比。

  到达火车站以后,虽然没有高楼大厦,没有车水马龙,也没有像大学所在城市那样大都市的感觉,但是人气还算比较旺,口音也是嘈杂多样,整座城市充满了湿热温润的味道,初步判断这地方外来打工人口较多,流动人口不少,治安估计不会太好,不过我们分配去部队,也就没啥好担心的。H是学计算机的,被分配了技术局,位置在某大学旁边,而我的HF部队据说是在某岛上,与其相比我们是偏远边区。虽是作战部队,但归省军区代管,所以得先去某军分区报道,于是在火车站便分道扬镳。我搭了个摩托车,来到了摩托车师傅口中说道的里面都是当大官的地方,大门两蹲石狮,门口拒马凛冽,哨兵持枪矗立,一股威严之气迎面扑来。内心一阵忐忑,一来感觉单位很高大尚,以后或许能上调来这里或者直接留下来工作;二来作为地方大学生的菜鸟,军事素质比较差,会不会跟不上训练节奏达不到要求。一路上孜孜不安地把手续办完,已经是下午快到4点,因去海岛的轮渡一小时一班,最晚一班是5点,从市区去码头大概还要个把小时,来不及逗留,就急急忙忙往码头赶,好在办手续的干事心比较细心,做了个去岛上报道的小卡片,将怎么去码头,大概时间和费用,怎样乘船,怎么从码头到T部,那边的联系人都一一介绍。上了出租车后,师傅是一河南人,问曰到码头多少钱,师傅一脸“和睦”地说,大概80,与军分区干事介绍的35元左右相差较远,想到在大学城市的士师傅都一般不喜欢打表,打表比较公开透明,不打表价格可以漫天要价,遂跟师傅说,打表去码头行不,没曾想师傅一口答应,说打表多少钱就多少钱。码头离市区确实不近,出租车跑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才到达,出租师傅将发票给我,70多元,是报道指南的2倍,来不及多想,匆匆拿着行李和报道证往码头跑,找轮渡。转个弯一片汪洋大海呈现在眼前,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见到大海,内心还是充满激动,不过那天的海并不湛蓝,甚至有点点泛黄,海面也没有网上介绍的无风三尺浪,就像长江的水面一般,与想像中的大海相差甚远。顾不及欣赏和感概,登船准备上岛。

  轮渡是两层的接驳船,下面载车,上面坐人,速度不快,一摇三晃地往海中央驶去。出了码头,渡船晃荡的更加厉害,长时间车船劳顿,加上体质上从小就晕车,开始有点难受,也无心欣赏海面的风景,只好坐在座椅上闭目养神。50多分钟以后,码头终于靠了岸,一座岩石和树木植被纵横的海岛呈现在眼前,来不及多想,赶紧掏出手机给小卡片上的联系人打电话,报告我已上岛,顺便问下我具体去哪里报道。接电话的干事以为我今天不来,明早才上岛,说现在时间比较晚,到T部已经下班了,让我直接去连队报道。说来一阵委屈,便告知花了70多打出租才赶到的渡船。干事一听大吃一惊,安慰我说,当兵的在外面不要太老实,这次被宰了,一般出租最多35元,部队的也赶宰,吃了豹子胆了,记住车牌号了没。原来一般的出租车都不敢去部队的,当时有的干部战士比较野,曾有官兵打车到部队门口,下车了跟师傅说,找哨兵要车费,我要急事,然后就径直往里走,而当师傅找哨兵要车费时,荷枪实弹的哨兵根本不会理会,甚至连靠近的机会也不给,更不会让车逗留在门口,出租师傅只能自认倒霉。久而久之,一般的出租车一听去军分区都不敢去了。难怪干事一听我被宰了大吃一惊,好吧吃一堑长一智。文弱书生一般的地方大学生干部,确实缺少一点当兵的野性,尤其在基层带兵不免要走些弯路。
作者:云翼LL哒哒 时间:2020-09-17 20:10:01 海南
  加油啊~这里云翼,会持续关注的
作者:笨笨夏是吃货 时间:2020-11-09 13:40:37 湖南
  我专门来追帖,结果没了。。。。。
作者:u_112943918 时间:2020-11-19 16:41:13 陕西
  怎么没有了呢,很想了解你们的生活跟我们普通人的生活模式有什么不同的
作者:至纯恋玉 时间:2021-01-03 14:38:47 广西
  我老爸1966年也是在海南岛服役,那时候比较艰苦。
作者:一日失口 时间:2021-01-05 19:31:24 广东
楼主小酷2012 时间:2021-02-20 16:38:53 广东
  地点篇——陆院

  地方大学生,6月份毕业报道,9月份再去军校任职培训,在部队俗称“4+1”,期间的3个月在部队主要是当兵锻炼。下连后,我和另外几个同是新排长的学员分到一个大排房。连长直接给我们明确,我们这段时间就是当兵锻炼,没有排长待遇,干脆让我们把红牌卸了,佩戴一拐的列兵军衔。甚至那年新排长较多,直接将学员排长编成一个班,军政素质较好的提干生任班长。每天我们就像新兵一样,轮流打饭洗盘子,一起打扫卫生、搞副业、出操训练,因为没有具体的职务,也没具体的工作,也不存在竞争,总体比较轻松。
  一转眼9月份到了,我也要开始去军校淬火锻炼了。任职培训的军校其实是大学分配的时候就与所分单位一并定好了的,我要培训的地方是号称中国西点的陆军学院。一般而言,陆院往往是军校里面管理最严、训练最辛苦、最变态的地方,尤其是与一些后勤、技术、保障类军校相比,所以当时几个战友得知被分配至陆院后,郁闷了好长一阵子。我因是XX人,陆院离家近,所以没什么特别的感觉,只是从前辈和网上有人戏谑中听说过,陆院的口号是“把男人训练成野人,把女人训练成男人”。
  报道入校,古朴的校门,横平竖直的道路,修葺成直线加方块的路边植被,还有远处响亮的番号声,一切都是那么的威严,让人压抑。接待我们的队长教导员也三番五次明确,陆院是为野战部队培养干部的,所以他们只会比野战部队标准更高、要求更严,目的是让我们下部队后能更好地胜任工作,希望我们做好思想准备。我们X大队三个中队全部是由地方大学生组成,来自三大军区共十几所大学的国防生,相对军校生长干部和提干学员,我们对部队来说简直就是一张白纸,对部队的军政训练管理犹如新兵,甚至充满在学校养成的自由散漫,甚至懒散、邋遢,缺乏组织性纪律性。为了尽快帮我们走上正轨,中队协调,请提干队的十多名班长骨干来到我们中队,分别担任我们各班的班长,用一个月的时间传帮带,正规秩序。
  部队有句俗语,能入团的都是人精,能提干的都是兵精。确实如此,十几个曾经都是野战部队骨干的老班长,来自基础带兵一线,曾经也是吃了不少苦经过不少磨练才提干,作风都非常扎实,在我们面前基本保持站如松、坐如钟、行如风的表率。来了后,中队面貌焕然一新,老班长手把手教我们整理内务,集合站队,开饭坐姿…….即当管理者又当示范者,将一日生活安排的非常紧凑,甚至忙碌起来,让做小值日(主要是打饭)连洗漱时间都没。早上6点起床,集合整队出操讲评一系列动作完成大约6点45了,再去所分配的卫生区打扫卫生,外面一切忙完差不多7点了,回到宿舍才开始整理内务、个人洗漱,而且速度还要快,不然7点20就要开始打饭,7点半准时集合。这还是在比较顺利的情况下,如果遇上突发情况或者队伍里有人开了小差导致讲评环节拖堂,留给担任小值日的时间就岌岌可危了,总不能为了自己个人洗漱牺牲集体利益吧,往往只能没刷牙洗脸就去打饭,为战友拿馒头、盛饭,并把餐桌摆好,至于手有没有洗只有自己知道了,个人是否口臭或者脸上全是油腻之类全然顾不了,因为吃饱生存才是第一位的。
  陆院生活节奏快、训练任务重、时间安排紧,对人的磨砺非常大,且部队注重对荣誉的宣扬,营造出“流血流汗不流泪,掉皮掉肉不掉队”的赶超氛围。大家都是血气方刚,谁都不想被说不行,也不想让别人笑话,所以大多人,尤其是基础比较差的,开始只能咬牙坚持,直到逐步适应才跟上节奏。民以食为天,在这里就不得不说下陆院的“吃饭”了,因为整天比较累,所以每餐吃的都很多。陆院的伙食谈不上好,早餐略好,每人一个鸡蛋一包奶、外加稀饭馒头,中午和晚餐4菜一汤,按照班级每一桌坐8人,好在菜的分量勉强够,不然应该不够吃。犹记得,每天早餐我能吃一个鸡蛋、一待奶,一个包子、三个馒头外加两大碗稀饭,中午和晚上也要吃两大碗米饭、喝上一大碗汤,此处的碗并不是现在城市家庭的那种小碗,而是和农村吃饭用碗大小一般。真是佩服当时的饭量,不仅如此,吃得多不发胖,还一天到晚感觉饥饿。每当值班员下口令“坐下,开饭”后,就开始狼吞虎咽,不然好菜、硬菜比如大鱼大肉之类,很快就被消灭光了,此时根本不考虑吃相和吧唧嘴,正所谓脸皮厚吃个够,脸皮薄吃不着。一年下来,吃饭速度变得非常快,不管什么好饭好菜,还没仔细咀嚼慢慢品味就哧溜下咽,以致至今每次与亲朋好友吃饭,别人还在喝汤,我就两碗饭下肚了,几乎都是第一个吃完,这都是部队培养的习惯。
  睡乱坟岗
  说到来不及洗漱,自然离不开陆院的头等大戏,毕业野营综合演练,可谓是终生难忘。一个月的300公里野营综合演练,几乎都在荒郊野外生活,期间曾有过一个星期没有刷牙洗脸的经历,更谈不上洗澡,因为根本没机会没时间给你。陆院的野营综合演练完全是按照实战标准要求设置的,如若不是在野战部队或陆院,一般人估计根本没见识过。30天全在野外,几乎把陆院周边的丘林、水网、稻田跑了遍。在荒郊野外驻宿,经常是半夜两三点就起床,拆帐篷、整物资、收背囊、清理痕迹,然后快速集合急行军,期间只能偷空啃几口压缩饼干,根本无暇顾及个人卫生,一周下来很多人全身起疹子,衣服也是干了湿湿了干,迷彩服上全是星星点点的盐渍。宿营地说出来也是千奇百怪,乡村小学、居民楼道等能够避雨免搭帐篷的地方实属比较好的,田间地头、丘林山谷,甚至乱坟岗都住过,每次宿营地点选择并不能完全自己选,而是根据上级设置的遭遇战、伏击战等科目任务和划定的区域来选择,一般以便于搭单兵帐篷为主,乱坟岗因每座坟墓碑前往往有一块较为平整的开阔地,一般是供子孙祭奠跪拜之用,中队领导不知是看上了利于搭帐篷的便利,还是故意锤炼我们的胆量,总之就选择了乱坟岗宿营。当时持续疲劳,每个人都很累很困,只想尽快躺下休息,一声令下,大家纷纷挑选着自己较为满意的坟墓。作为中国人,深知传统习俗,总觉的在墓碑前搭帐篷是对死者的不敬和袭扰,所以在搭帐篷之前,我还建议同伴一起给死者磕三个响头。经过大家忙碌,没过多久,喧闹忙碌的乱坟岗就重归平静,只剩下岗哨在还在活动。为了尽量让更多的人能够休息,野营期间中队只安排了一人在路口处站岗放哨,不巧,那晚就有我。刚睡下的时候,大家都在忙碌,感觉不到什么,一小时二十分钟的半夜站岗,放眼望去半山丘的坟冢,外加农村夜晚出奇的安静,稍有风吹草动和野鸡野鸟鸣叫,尤为突出刺耳,关键是外面漆黑一片,你无法判断是什么东西、在什么位置,后背不免一阵发凉。虽然自认为不信鬼神,也知道与坟墓里的人无冤无仇,但是那时那景,甚是恐怖。
  抢饮料喝
  野营综合演练一般是六月进行,正是最热的时候,正所谓冬练三九、夏练三伏。长时间的负重奔波,对身体消耗较大,脚底板不免起泡出血,脖子被晒脱皮是常事,甚至有不少体质较弱的战友多次中暑虚脱病倒。夏天拉练行军,中途补水是常态,因陆院后勤保障有限,水壶携带的水往往喝不上几口就干了。无奈,途径的小村小店就成了沙漠绿洲,但是狼多肉少,往往是被先头部队洗劫一空。因我们地方生干部军事素质较军校和提干队整体弱一些,为了队伍的整体行进,我们X队往往被安排在先头行进,军校生次之,提干队压阵。如此以来,每每遇到小村小店,我们争先恐后勉强都能买点冰镇的饮料和矿泉水消暑。但是轮到后面的军校就没那么幸运了,没啥好货,只能买点未冰冻的矿泉水解个渴,最后面的提干队就惨了,连汤都捞不着。一次两次也就算了,中国有句古话,穷则思变;部队有句俗语,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任务。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提干队的战斗力,或者通俗点说就是野蛮。当我们地方生还在比较斯文地排队交钱买饮料的时候,当几个军校生准备强行插队的时候,当老板娘在收钱找钱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,十几个老班长快步跑过来,将小店唯一一台冰箱生生给台走了,留下店主气的直叫嚣没付钱、想抢劫啊,我们惊讶的哑口无言,老班长却回答道“等下我们队长过来结账,不差钱”。
楼主小酷2012 时间:2021-02-20 16:39:53 广东
  之前一直忙,最近总算闲下来了,以后慢慢更。
楼主小酷2012 时间:2021-02-24 09:13:42 广东
  事件篇——打架风波
  十年军旅生涯,虽然收获颇多,但是也同样有不少瑕疵,尤其是刚开始走进部队那阵子,走了不少弯路,吃了不少苦头,甚至走的跌跌撞撞。
  地方大学生干部的通病,军事素质不高,眼高手低,与普通战士玩不到一块,带兵管兵手法单一等等,在我身上也不同程度存在。加之自身性格比较内敛,有时还比较钻牛角尖认死理。碰巧所在连队的连长优柔寡断,性格孤僻,不善与人交流,却喜欢当甩手掌柜。那半年整个连队几乎就我一个排长,长期值班安排工作,连队各项矛盾均往我一人身上集中,日积月累,终于有一天爆发了。
  事情的主角是我和某班长M,该班长曾是我排里的一名骨干,有一点带兵能力和文艺特长,平时工作还过得去,一期士官期间还被发展为预备党员。但性格有点刚愎自用,自认为有点能力就过于自满,经常对连队的干部战士评头论足,群众基础一般。或许是M认为年底即将退伍回家,业已入党没啥追求了,也或许是他最为崇拜最为佩服的指导员被借调不在连队,工作没啥干劲,总之200X年整个下半年,M的表现很一般。班里的工作不怎么过问,心情好的时候管一管;班里人心涣散,尤其是对同样即将退伍的战士,几乎是放羊状态。整个班里的工作,都是一个新兵在勉强支撑,打扫卫生区、搞副业地,打饭、洗碗等等,大多都是他一个在干,其他人则是能躲则躲,能藏则藏,甚至该新兵还要承担起为包括M在内的老兵洗衣服、挂蚊帐、叠被子等杂事,有时候早上出操,忙到连刷牙洗漱的时间都没有,但在等级森严的部队,他也没地去诉说,只能默默忍受,想必也很无奈。这些我都看在眼里,也曾经将M的情况和所在班级工作给连长进行了汇报,但却没收到任何回复。
  我一个新排长,人微言轻,对一些班长骨干也没啥约束,深知对一些班长骨干直接批评,或许会让自己下不了台,尤其当时排长甚至连支委都不是。但是对这种现象我不能放任不管,只能逮住机会旁敲侧击。刚好有天早操五公里,该新兵跑了个全连前三名。我就趁早饭集合对早操进行讲评,顺便点名表扬他不仅平时工作勤勤恳恳,训练也是积极踊跃,将班里的卫生区、副业地经常只有他一个搞,有时忙到顾不上刷牙洗漱的事悉数抖落出来,并号召班里的其他同志要主动为他分担。看得出M班长知道我在间接地批评他,只见他脸上一阵红一阵白。但是我想我并没有做错,于是专心吃早饭去了。没曾想,就在我和另一名班长T坐在水池边,准备吃完最后一口粥洗碗的时候,M冲了过来,指着我鼻子指责道“不知道就不要乱说,我们班的事不用你管”。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指责,尤其是指着鼻子,血气方刚的我忍不住血往上涌,遂与M争吵起来。M责怪我胡乱点评,我指责他工作混日子等退伍,两个人越吵越大声,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,好在旁边的T和其他几个洗碗的战士及时将我们分开来。但是M仍在喋喋不休,或许他认为在连队还没谁敢这么批评他,自认为以往为连队做了很多工作,偷下懒也应被理解,越说越气愤,甚至开始人身攻击,并与在一旁拉架的排长金子哥(虽一直在连队,但几乎被边缘化,后面我在单独讲他)也吵了起来。我也进一步被激怒,怒吼道“还有没有上下级,难道你还想造反,还想打干部吗”。
  不知是不是受这句话的刺激,M挣脱了拉架的人员,像一头野牛一样冲我奔来,一把将我扑倒。我也开始反击,用手中的碗狠狠地砸向M,两个人扭打在一起。好在旁边的战士又及时将我们分开来,动静也是越来越大,一直坐在饭堂吃饭的连长才缓慢出来,呵斥M想要干啥,是不是想把连队闹翻天,并吩咐人将M带到排房里去冷静,同时将我带到其房间。一边了解事情原委,一边给我宽心,说M党员还没转正,也没啥关系,既然敢对干部动手,今天无任如何要给我一个说法,要让M道歉,甚至考虑处分。考虑到M脸上血流不止,连长又安排其他骨干陪同M去县医院看看(因怕上级知道,遂没去卫生队),结果脸上缝了4针,即便如此,连长仍然觉得是M自己咎由自取,仍在一旁安慰我。从没与人发生这么大冲突的我,当时也是吓坏了,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,经连长的安慰和后来归队的副指的开导才逐渐宽下心来。本以为事情也就慢慢过了,M就算不挨处分,不给我道歉,脸上缝了4针,也算受到了惩罚,姑且就这样不在计较了。
  未曾想,为加强老兵退伍工作,指导员Z突然回到了连队,也知悉了事情的经过。Z平时对M的表现比较满意,对这次打架事件比较意外,遂分别找我们谈心,大意是本想两边做好人。但是对M脸上缝了针,却说了句“还没娶媳妇呢,当兵回去还挂个彩,万一毁容了怎么办”。一直觉得比较委屈的M顿时像找到靠山一样,哭着鼻子要指导员做主,说当兵本是尽义务,为连队也贡献了那么多,却落个毁容回去,无颜见父母啊,内心想不通啊等等。由于临近退伍,M的思想不稳定容易出事,也或许指导员Z对M确实有私心。Z找到我,做我的工作,让我拿出一个月的工资作为M的医药费。而我却坚持认为,我本来与M无冤无仇,所发生的矛盾也主要是因工作引起,这个医药费应该由连队经费出。最后Z又说服连长,形成一致意见,对于我和M的打架,责任五五分,并互为对方弥补伤害。M甚至还提出要整容,去除疤痕再退伍,而我只不过是耳朵出了点血。对此,我坚决反对,觉得连队处理问题的能力太差,尤其是连长怎么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呢,而且事情的原委已经很清楚,怎能不区分责任各打五十大板,如此一来,谁还愿意管兵带兵,以后排长还怎么立足。思考再三,并与指导员反复协商拉锯,始终无法说法彼此,只能表明态度,如果连队坚持这样有失公允的处理,我申请上级机关来调查,T机关不行,就J分区机关S军区机关,我不相信没有地方说理。
  Z或许认识到事情的严重,也或许认为自身没错,遂将情况上报给政治处,请求上级来调查处理。最终经常委会研究,处理结果是:连长全T军人大会作深刻检查,M被给予严重警告处分,我只是受到政治处主任的口头批评。当然打架事件也是全T知晓了,我也是被大家所“认识”,每当与领导打招呼的时候,得到的回复往往是“你就是那个与班长打架的那个”!
作者:浮空鱼苗 时间:2021-02-28 10:30:31 江苏
  懵懂青涩的成长期,20多年后回望,一笑罢了
  • 施琳琳: 举报  2021-04-11 14:47:58 广西  评论

    对!太稚嫩了。
  • 施琳琳: 举报  2021-04-11 14:48:45 广西  评论

    退伍转业给社会碾压 吧!
  • 我要评论
    楼主小酷2012 时间:2021-03-09 09:44:15 广东
      返校读研

      国防生作为我军培养军官的一种大胆尝试,出发点是提高我军指挥员学历层次,尤其是科学文化素质。当时部队以军校生长学员和提干生为主,学历主要以大专居多,而且很多干部实为大专,其真正文化素质也就高中或中专水平,就是正规本科军校毕业,科学文化也是与地方正规的本科教育相差较远。因为军校除承担学科教育外,大多的时间的主要是以军政训练、日常管理和军事科目,而真正的科学文化教育往往只是走个过场,所以导致很多军校毕业的文凭,到地方不予承认。所以当时全军上下,对提高官兵学历较为重视,也陆续出台了很多相关政策,比如对国防生读研,要求保留学籍两年,下部队工作积累一定经验后再读。当时我也是积极响应,报考了研究生,因想换个学校环境,就没有想在母校读研,而是报考了某985大学,当时因数学单科差自主划线一分,后来只能选择调剂到同样也是军区签约高校的某普通重点大学。
      在陆远任职培训一年,在海岛基层连队工作一年,在各级领导的关爱和支持下,我重回到了地方大学,开始了三年相对自由的研究生生活。按照政策,我们免职入学,但是身份还是副连职,所以部队还给我们发一些基本工资,一个月拿到手差不多3000多。有了工资,研究生生活总体比本科时候过得滋润些,尤其是刚刚经历了部队两年那种紧张封闭的生活后,回到地方犹如在监狱服刑后重获自由的一般。当坐上去码头赶第一班船出岛的车,看着环岛公路正在挥汗如雨跑五公里的战友,面对他们投来的羡慕,当时的感觉犹如脱离苦海般轻松,就连平时每次坐轮渡都会的晕船那天却一点都不晕,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由的可贵。
      两年归来仍少年
      回到地方,除了黑了壮了,文化知识尤其是英语知识忘了外,身上多少还保持着学生气,当然相比大学青春靓丽的花季雨季少年少女,我们算比较苍老的、比较着急了。因为部队长期压抑的生活环境,精神时刻高度紧张,身体经常承受高强度训练,外加长期日晒雨淋,所以部队的官兵往往比同龄人老上五到十个年纪。回来后,首先是办理入学手续,毕竟保留学籍两年,回来肯定是物是人非。我是跨校读研,更是人生地不熟,好在一同返校读研的有不少战友,我们JX工程就有4个,其中一个还是我军校同学,相同的经历,又是同学加战友,很快4个人就抱团在一起。我的报道入学也是在他们三个的帮助下,手续相对简单了很多。出于礼节或者深受部队的影响,报道之初,我们4人分别提点烟酒,登门拜访导师,一来表达敬意,二来期望导师能够格外关照。老实说,部队脱节两年,大学书本知识长期荒废,遗忘很快,很多专业知识都已处于模棱两可、知其然不知所以然的阶段,但是部队经历又告诉我们,研究生学习无任多扎实,学术多渊博,回到部队,尤其是带兵一线,用处并不大。这些仅仅是我们自己知道,或者学术上可以偷懒的借口,但是作为导师并不了解。为此,我们绞尽脑汁,或委婉或直接地告诉导师,希望接下来三年导师能够要求不那么严,最好是能区别对待。我导师是分管研究生的副院长,平常以严格要求出名,每周开例会,就像部队交班一样,要求每个人汇报一周来的课题进展,同时也经常能够接到外面的项目给学生做。无奈只能表态三年来我会认真学习,起码要顺利毕业,所谓技多不压身,导师对我的态度也比较认可。而某X同学就不一样了,导师性格比较温和,要求不怎么严,所带学生平时也没啥项目可做,大多属于放养状态。于是某X携女朋友去导师家拜访的时候,直接告知“老师,大学四年学的东西我都还给了你,接下来三年所学也都没用”。把老师惊讶的哑口无言,语塞了好一阵才勉强回答道“那好吧,到时候找点比较容易的课题给你”。就这样,X同学三年过得是最爽的,不用开例会,在实验室玩游戏上网也不用怕被导师查,回家出去玩也都很随意,曾经有次回家时长达一个月之久,让我们好生羡慕。
      开溜冰场
      入校之初,环境优美的校园,青春靓丽的同学,轻松自由的生活,让我们倍感舒服,也着实想好好珍惜美好时光,不能就这么浑浑噩噩混过去,一定要有所收获,于是开始谋划着三年来的研究生生活。有的想在学术上有所建树,多发论文多出成果,争取去名校读个博之类;有的想做点生意或者小买卖,赚点生活费;有的想好好谈个对象,成家立业甚至生小孩。我一开始就属于第一种,甚至买了好些书,准备花一个月时间每天早起上自习,把丢了的专业知识拾起来,回到当初读本科时候的状态。当我背着书包来教一楼准备自习,却找不到合适的座位,早已被考研的人占的满满的,完全不像当初在本科大学那样的氛围,无奈只能去图书馆,但却静不下心来,看久了枯燥乏味犯困,总想去看下报纸杂志,或者他们给几个给电话骚扰下,几天下来,收效甚微。某日晚上上大课,我们四个本来专业知识就有点跟不上,加上老师讲的也不够好,遂溜出教室在草地上乘凉吹牛。一致感觉这样下去确实不是个事,学习上没有动力,要想建树肯定很难,但是三年时光难得,尤其与社会接触的机会,以后或许要在部队呆上10、20年甚至更久,出来了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场景,还能不能适应社会,还会做什么、怎样谋生,何不利用这三年做点什么,积累点社会经验。就这样四个人一拍即合,决定做点小生意,学点创业的经验,期间还被他们嘲笑我去上自习的事。
      于是开始留意起校内外的牛皮鲜,看看有没适合我们项目,要求投资小、风险低、位置近,不影响基本的学业。对比下来,选择了校门口斜对面的溜冰场,转让费1万6千多,包含一张台球桌和几十双新旧溜冰鞋,外加一些音响。该溜冰场属于某商户的地下室,转过来之初,环境较为简陋,没有装饰、没有电视,学生娱乐项目较为单一。经合计,4人每人投资1万元,除转让费之外,对溜冰场进行升级改造,在溜冰场中间安装旋转彩灯、四周安装发光灯带,将其中一间杂物间设置为KTV室,添加两张桌子玩麻将棋牌,一台电视供溜冰休息时观看、一台冰箱卖饮料,并对墙壁发霉部分贴墙纸改造。为节约成本,同时也充分发挥军人自己动手、丰衣足食的作风,4个人加外X和Z的女朋友,分头行动,从购买材料、贴墙纸、接线装灯,到从旧家具店拉电视和冰箱、从铝合金店拉广告牌,再到搞卫生、抬沙发、晒鞋子等,6个人干的热火朝天,经常是晚上九十点才吃晚饭。除一些确实需要专业人员帮忙外,其他几乎都是我们自己动手完成,甚至还彼此自诩谁为电工、谁为墙纸工。经过十几天的紧张忙碌,溜冰场面貌焕然一新,重新开业!
      溜冰场小本经营,位置比较偏僻,与专业同行对比整体环境较为简陋,一年下来生意不算太好,除每个月交房租1千多和正常的水电开销外,盈利微乎其微,就算略有盈利也就勉强够我们4人偶尔打打牙祭。但与以往上家和转让的下家对比,我们的生意还算好太多。为了吸引学生的青睐,4个人绞尽脑汁,向别的商家学习想尽各种噱头吸引生意,分类别分时段设定包场项目;周一至周五设定女生免费日或男生免费日;招收学生业务员,介绍包场项目给予提成;甚至在淡季干脆溜冰免费,仅仅收取1元脚套费。每周分帮分方向张贴广告单,除周一至周五上午关门歇业外,其余时段4人轮流值班,整体确保了溜冰场不至于三天打鱼、两天晒网!通过一年的经营,尤其是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,感觉还是收获颇多,性格比以前更开朗了,善于打交道了,口才比以前好了,尤其善于讨价还价了,会根据不同人揣摩不同的意图。体验到了创业的艰辛,没有一个精打细算、灵活多变的头脑是做不成生意的。
    作者:ty_米格167 时间:2021-03-14 04:15:32 北京
      @小酷2012 2021-03-09 09:44:15
      返校读研
      国防生作为我军培养军官的一种大胆尝试,出发点是提高我军指挥员学历层次,尤其是科学文化素质。当时部队以军校生长学员和提干生为主,学历主要以大专居多,而且很多干部实为大专,其真正文化素质也就高中或中专水平,就是正规本科军校毕业,科学文化也是与地方正规的本科教育相差较远。因为军校除承担学科教育外,大多的时间的主要是以军政训练、日常管理和军事科目,而真正的科学文化教育往往只是走个过场,......
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  撸主文笔不错,继续啊!
    作者:向日葵的璀璨绽放 时间:2021-03-18 09:27:02 山东
      等更
    作者:PSYCHE_SENATOR 时间:2021-03-28 23:34:32 北京
    作者:施琳琳 时间:2021-04-11 14:50:19 广西
      对!太稚嫩了。退伍转业给社会碾压 吧!

      看着我们这里来部队出来的。。哈哈!3-5年吧碾压 下
    楼主小酷2012 时间:2021-04-22 11:02:18 广东
      从回故地

      轻松愉悦的生活过得飞快,压抑苦闷的生活度日如年。三年的时光转瞬即逝,我又重新回到了即熟悉又陌生的单位。如果说,当初本科毕业去部队工作似蜻蜓点水,苦两年还有盼头,如今研究生毕业赴部队可就是一入侯门深似海,前途命运一切未卜。
      误入清水衙门
      报道之初,主动与曾经的战友取得联系,一来打探老单位的变化,二来请他们给自己一些意见建议,得到的回复都很明确,千万别去政工部门,尤其是组织宣传口,太苦太累,加班熬夜是家常,“白加黑”和“五加二”是便饭,甚至有几个年轻干部因长期加班熬夜得了不该得的病,半个肺被切去的有之,半个胃被摘除的有之,生的小孩为脑瘫的有之,一阵荒凉扑面而来。入T部大门,适逢中午,巧遇政治处Y主任从饭堂出来,有过照面,所以有点眼熟,便主动打招呼,Y主任热情地问我研究生学什么专业,有啥特长之类。一一作答,所学专业为机械工程,与部队的装备工作比较接近,没啥特长,五音不全,也不会文艺表演,最多会一些常用软件,比如PS,会声会影等。Y主任憨憨一笑,那最好,宣传股刚好缺人,你下午来政治处报道。在部队两年锻炼,深知对上级的绝对服从,不允许讨价还价,何况Y主任是主管全T干部的领导,更不能随便得罪,除了苦笑,只能接受。就这样,往后的军旅生涯,也是最让我成长、最为难忘的八年便与政工结下了不解之缘,让人即爱又恨。政治处因经费少、杂事多、权力小,我们自称为清水衙门,就连后来每次公差勤务,基层官兵一听是政治处都不太愿意去,因司令部、保障处每次都是饮料或者快餐伺候,我们只能是矿泉水和回来吃冷饭。不过好在Y主任是个非常好的领导,给了我们很好的锻炼机会,也让我倍感幸运。后面我会再专门写写他。
      参加迎评
      回来之后,因个人比较踏实肯干,受到Y主任的肯定,刚好原保卫股长交流至人武部工作,我便被矮子里面挑高个。当时恰逢T队受命代表大J区接受上级检验评估。刚开始,各级领导虽然比较重视,大小交班反复强调,但也都是第一次参加类似活动,缺乏相关经验,不知道标准,仍用以往的做法迎接准备工作,以致接受工作组初评的时候,出了很多纰漏和差错,甚至闹了笑话,总评成绩也最差,通报和讲评会上受到J区首长直接批评。军令如山倒,在部队来说,上级首长完全可以决定下级干部的命运,如此一来,S军区、J分区醍醐灌顶,全T上下大梦初醒,各级空前重视。上级抽调各类骨干直接下派到T里指导帮带,J分区更是从1号、2号到机关各科人员直接进驻T队,几乎是将分区机关搬到了T队,乃至招待所都快住不下了。这样下来,我们不光是迎接评估,还要做好给类保障。本来工作任务就非常繁重,各级工作组各种食宿保障,索要各种资料,召开各种会议,将我们轮番轰炸,被折腾的头晕眼花。本来一项简单工作一遍就可以完成,非要反复召开诸如动员会、任务部署会、专业对口会、任务推进会等大小会议,面上看声势浩大,里下我们实则苦不堪言。所有会议都要参加,名义是会议精神要落实,时间一点点流逝,工作并没有任何推进,各级所谓指导帮带的工作组并不会帮你做任何具体的工作,真正的具体工作还是需要我们自己去落实,当时的处境犹如项羽背水一战。没办法,T领导也是被折腾的晕头转向,只能要求我们晚上加班去做具体的事情,甚至号召大家将折叠床搬到办公室,早上早操晚上训练也都取消,中午休息时间也缩短,更别说节假日和周末,晚上革命靠自觉,政治处在Y主任的号召下,几乎是凌晨3点,不然根本无法补齐五年的各种资料。如此紧张忙碌一直到总部评估,时长达三个月,我们每个人几乎都是咬牙坚持,除了吃饭和睡觉,基本都是在办公室,而且长期缺睡,根本无暇顾及家人,甚至连同学通知我参加结婚酒席,我都给忙忘了,以致别人误以为我是不想出份子钱。所幸,最后评估,部队取得了全优的成绩,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。
      担任股长
      经过两年的磨砺,尤其是平时也注重往文字写作方面靠拢,原组干股长借调至S军区之后,2号找到我,决定让我担任如此重要的岗位。组干统管部队的干部,负责组织设置、基层建设、党务工作、青年工作和干部交流、晋升、休假、计生、福利等,线条多,工作量大,责任重,是首长的左膀右臂。犹记得在连队当排长期间,连长曾教导我,与机关打交道,这么多的股室,唯有作训和组干不能得罪,得罪作训连队的训练肯定上不去,得罪组干干部晋升、评功评奖肯定没戏。组干的权利确实大,很多工作都绕不开我们,也间接导致我们的工作量非常大。首先是办文办会频繁,各级电视电话会议,常委会,纪委会等等接二连三,各线条文件又是满天飞,曾经一天能收9份文件,每一份都要及时找9名常委签阅,再按照领导的批示办理,如此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。其次是需要处理的杂事繁冗。各个连队的文书通信员取东西、交资料、递假条,符合条件的干部士官办随军,家里办事需要开证明等等统统需要我们去处理,期间有时还有各级领导交办的其他事项,应接不暇。再次各类文字材料多而急。大环境影响,文山会海,四风盛行,而白天往往很难清净,很多材料唯有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完成,那段时间几乎晚上都是两三点才睡,有时遇见突然袭击的工作组,还需要通宵赶汇报材料。当时主任给我配了4个人,兄弟们都比较踏实肯干,各自按线条分工完成工作,由此也结下了很深的感情。走过这么几个单位,发现一个规律,一起吃过苦受过难的战友往往感情最深最真,人情味也最浓,正所谓患难见真情。正是自己的模范带头和兄弟们的努力,组干股完成工作较好,受到各级的肯定,尤其是2号和主任的认可,我也有幸能够调至某发达地区某市工作。
    作者:康康0317 时间:2021-04-22 14:33:32 广东
      你是写的自己的事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