锤子老罗——一个医疗器械商的真实故事

楼主:luoanren 时间:2022-01-08 16:50:10 点击:1776 回复:31
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

字体:

边距:

背景:

还原:

  《锤子老罗》

  医院财务科的格局,是和别处不同的:都是隔着一扇防盗门的大房间,房里边预备着塑料凳子,可以随时去坐。要款的人,大清早的上了门,每每填几张表,要一笔款,——这是十多年前的事,现在每笔款要填十几张表,——靠门边坐着,急急地填好等待;倘肯多带些小礼品,便可以领一张加急表,或者付款条,领承兑支票了,如果拿出十几份,那就能要到现金支票,但这些要款的,多是小经销商,大抵没有这么阔绰。只有上市公司的,才能踱进办公室,礼品特产,大方地挨着送。
  我从毕业时起,便在医院的财务科里当科员,科长说,样子太诚,怕对付不了集团大户,就在办公室做点事罢。来办公室的小经销商,虽然容易说话,但唠唠叨叨纠缠不清的也很不少。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会计把日期写进付款审批条里,看着出纳把金额写对了没有,又亲眼看着将鼠标点下“确定”,然后放心:在这严重监督下,假支付也很为难。所以过了几天,科长又说我干不了这事。幸亏签的有劳动合同,辞退不得,便改为专管复印填表的一种无聊职务了。
  我从此便整天的坐在办公室里,专管我的职务。虽然没有什么失职,但总觉得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科长是一副凶脸孔,要款的也没有好脸色,教人活泼不得;只有锤子老罗到科里,才可以笑几声,所以至今还记得。
  老罗是做医疗设备而穿西装的非唯一的人。他身材很单薄;黄黑脸色,皱纹中时常夹些皮屑;一头乱蓬蓬的稀疏的头发。穿的虽然是西装,可是又皱又松,似乎十多年没有烫过,也没有撕商标。他对人说话,总是满口风花雪月,教人半懂不懂的。因为他姓罗,别人便从央视财经和老罗跨年演讲的这些花里胡哨的节目里,替他取下一个绰号,叫作“锤子老罗”。锤子老罗一到科里,所有要款的人都围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锤子老罗,银行又把你列入失信名单了!”他不回答,对会计说,“帮对下账,付下上前年的货款”,便排出一摞发票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遭拉入失信人员黑名单了!”老罗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耳听见你抵了房子,还卖车!”老罗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逾期不能算失信……变卖!……稍逾期的事,能算失信么?”接着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腫决肘见”,什么“周转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科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 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,锤子老罗原来也开过公司,但终于没有赚到钱,又不会经营;于是愈过愈紧,弄到将要关门了。幸而写得来打油诗,便常发朋友圈,换几个点赞。可惜他又有一样坏习惯,便是盗版抄袭。发不了几次,便连转发和打赏点赞关注,一齐取消。如是几次,关注他朋友圈的人也没有了。锤子老罗没有法,便免不了偶然做些拖欠失信的事。但他来我们科里,品行却比别人都好。就是从不骂脏话;虽然间或没有要到款,暂还得记在账上,但不出一个月,定然又来,发票上又是老罗公司的名字。
  锤子老罗已填过几张表,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,旁人便又问道,“锤子老罗,你当真写打油诗么?”老罗看着问他的人,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。他们便接着说道,“你怎的连几年货款也收不到呢?”老罗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,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,嘴里说些话;这回可不是风花雪月之类,一些不懂了。在这时候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:科里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  在这些时候,我可以附和着笑,科长是决不责备的。而且科长见了锤子老罗,也每每这样问他,引人发笑。老罗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,便只好向小科员说话。有一回对我说道,“你写过诗么?”我略略点一点头。他说,“写过诗,……我便考你一考。平安经的诗,怎样写的?”我想,讨饭一样的人,也配考我么?便回过脸去,不再理会。老罗等了许久,很恳切的说道,“不能写罢?……我教给你,记着!这些诗应该记着。将来做科长的时候,应酬要用。”我暗想我和科长的等级还很远呢,而且我们科长应酬都是说荤段子从不说打油诗的;又好笑,又不耐烦,懒懒的答他道,“谁要你教,不是无论什么名词后加“平安”两个字么?”老罗显出极高兴的样子,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桌面,点头说,“对呀对呀!……打油诗有四种写法,你知道么?”我愈不耐烦了,努着嘴走远。老罗刚掏出破屏老年手机,想在上教写打油诗,见我毫不热心,便又叹一口气,显出极惋惜的样子。
  有几回,边上要款人听得笑声,也赶热闹,围住了老罗。他便用手机给他们念打油诗听,一人十首。他们听完诗,仍然不散,眼睛都望着手机。老罗着了慌,伸开手指将手机扣上,背过身去说道,“不念了,我已经不念了。”转过身又看一看手机,自己摇头说,“不念不念!念乎哉?不念也⒀。”于是这一群要债的都在笑声里走散了。
  锤子老罗是这样的使人快活,可是没有他,别人也便这么过。
  有一天,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,科长正在慢慢的对应付账款,取下眼镜,忽然说,“锤子老罗长久没有来了。还欠他两百多万呢!”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。边上一个领款的人说道,“他怎么会来?……他好像失踪了。”科长说,“哦!”“他总仍旧是借贷。这一回,是自己发昏,竟然找到网上融资平台的贷款上去了,网上的贷款,一两分的利息,贷得了的么?”“后来怎么样?”“怎么样?先堵在家,后来是搜,搜了大半天,再拍了裸照。”“后来呢?”“后来裸照发网上了。”“发网上了怎样呢?”“怎样?……谁晓得?许是红了。”科长也不再问,仍然慢慢的对他的账。
  中秋之后,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,看看将近初冬;我整天的端着保温杯,也须泡上枸杞了。一天的下半天,没有一个办理业务的人,我正合了眼眯着。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,“查一下账。”这声音虽然极低,却很耳熟。看时又全没有人。站起来向外一望,那老罗便在门背后蹲着。他脸上黑而且瘦,已经不成样子;穿一件破西装,抄着两手,夹着一个公文包,用皮筋把两边系住;见了我,又说道,“查一下账。”科长也伸出头来,一面说,“锤子老罗么?你还有两百多万呢!”老罗很颓唐的仰面答道,“嗯……你随便付点罢。这一回是增票,税已交。”科长仍然同平常一样,笑着对他说,“老罗,你又上黑名单了!”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,单说了一句“不要取笑!”“取笑?要是不失信,裸照怎么会上网?”老罗低声说道,“时尚,时,时……”他的眼色,很像恳求科长,不要再提。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,便和科长都笑了。我复印好表格,拿出去,放在桌上。他从公文包里摸出四张发票,放在我手里,见他满手是茧,想来他这段时间在工地上搬砖的。不一会,他对完账,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,抄着双手慢慢走去了。
  自此以后,又长久没有看见锤子老罗。到了年关,科长合上账薄说,“还欠锤子老罗两百多万呢!”到第二年的端午,又说“还欠锤子老罗两百多万呢!”到中秋可是没有说,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。
 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——大约锤子老罗的公司的确开跨了。

  2022年01月08日于沙坪坝小龙坎

打赏

0 点赞

主帖获得的山猫直播足球分:0
举报 | 楼主 | 埋红包
楼主发言:18次 发图:0张 | 添加到话题 |
作者:王老大哥2012V 时间:2022-01-08 18:44:01
  孔乙己的现代改写版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作者:ty_144167199 时间:2022-01-08 22:17:29
楼主luoanren 时间:2022-01-09 10:38:20
  调,,,
作者:ty_144167199 时间:2022-01-09 12:56:46
  好好
  • 不虚哪个V: 举报  2022-01-11 19:03:34  评论

    批崽儿长期用自己马甲给自己顶贴喊好,批脸不要
  • 我要评论
    作者:火锅哥哥 时间:2022-01-09 17:02:50
      什么医院,这么欠?
      签了合同都是要按时付款的,楼主也许不是财务
    作者:ty_来思 时间:2022-01-09 19:44:40
      欠钱的是大爷,要账的是孙子
    楼主luoanren 时间:2022-01-10 13:37:31
      @火锅哥哥 2022-01-09 17:02:50
      什么医院,这么欠?
      签了合同都是要按时付款的,楼主也许不是财务
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我是财务就好了
    楼主luoanren 时间:2022-01-10 13:37:43
      @ty_来思 2022-01-09 19:44:40
      欠钱的是大爷,要账的是孙子
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年底要债难
    楼主luoanren 时间:2022-01-11 17:59:44
      夺
    楼主luoanren 时间:2022-01-12 12:15:56
      言立水田;‘;喧
    楼主luoanren 时间:2022-01-12 12:52:26
      “后来呢?”“后来裸照发网上了。”“发网上了怎样呢?”“怎样?……谁晓得?许是红了。”
    作者:常山赵子龙88 时间:2022-01-12 13:05:59
      仿得不错,鲁迅看了也会点赞。顺便问哈,小龙坎哪点的?
    楼主luoanren 时间:2022-01-12 13:15:06
      @常山赵子龙88 2022-01-12 13:05:59
      仿得不错,鲁迅看了也会点赞。顺便问哈,小龙坎哪点的?
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新村路的
  • 常山赵子龙88: 举报  2022-01-12 13:21:30  评论

    陈家湾
  • 常山赵子龙88: 举报  2022-01-12 13:26:02  评论

    握手
  • 剩余 1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    楼主luoanren 时间:2022-01-13 14:09:31
      锤子
  • 天呀海椒2013: 举报  2022-01-14 11:17:09  评论

    时代变了,比周树人的时代不同了,要账要不到,拖死人。孔乙己还好,差起账,吃了温酒再洗锅,不也逍遥~~
  • luoanren: 举报  2022-01-15 12:30:32  评论

    评论 天呀海椒2013:就是
  • 剩余 1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    作者:库车司机 时间:2022-01-14 22:19:41
      我想起赵树理有个小说的主人公叫:李有才。
  • luoanren: 举报  2022-01-15 12:30:20  评论

    李有才版话
  • 我要评论
    楼主luoanren 时间:2022-01-18 12:28:28
      金人月白禾言立水火之
    楼主luoanren 时间:2022-01-20 18:40:42
      大
    楼主luoanren 时间:2022-01-26 13:47:11
      -这。
    楼主luoanren 时间:2022-01-26 14:09:43
      月白水之
    楼主luoanren 时间:2022-01-28 15:11:23
      火水王土
    作者:lms0923 时间:2022-01-29 05:45:53
      码字辛苦,支持一下
    作者:燕妈 时间:2022-02-22 07:40:14
      看看
    发表回复

    请遵守山猫直播足球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