窑村机场往事回忆

楼主:渭滨野客3 时间:2022-08-01 08:43:59 陕西 点击:0 回复:0
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

字体:

边距:

背景:

还原:

  窑村机场往事回忆

  阔别窑村空军基地30多年以后,又回到了它的身旁。目睹当年的旧居,一排老式平房,显得陈旧了许多。历经岁月的磨砺,门窗的油漆已经褪色,砖墙斑驳。原来觉得宽敞的房子,现在怎么看都显低矮狭小。道路,房舍,花草,树木,既熟悉,又陌生。当年路旁的小树,现在已经参天,一片蓊郁。房舍的主人大都换了。早期的旧式平房,很多已经被拆掉,盖起了楼房。目睹眼前的一切,事过境迁,物是人非。追昔抚今,思绪万千……
  1969年5月,全家随部队从河南确山李新店空军基地转场来到陕西临潼窑村机场。我们就住在营房东侧家属区一排平房里。千里迢迢转场,来到新的环境,一切都是那么新鲜。窑村机场地处关中平原,在古城西安东北约25公里处,东距临潼县约15公里。同河南南部湿润的气候相比,这里气候干燥,少雨。地表水位低。在河南信阳地区,多水田,农民种水稻。随便找一块平地,往下挖两三米,水就冒了出来。可是这里附近农村的水井,动辄二、三十米深,黑洞洞的,深不见底。
  我们住的院子附近就是一个村庄。这里的农舍特别,土坯,茅顶,半边盖。黄土夯实的院墙。家家是独立院落。农舍前后种植有白杨、槐树、核桃等树木。村子里有高音喇叭,经常放秦腔、眉户戏。这里民风淳朴,秦腔显得激越。第一次听到秦腔,感觉慷慨激昂,唱腔拖得很长,唱到最后,甚至有点声嘶力竭的味道。眉户戏不甚好听,像催眠曲似的,听着听着,人就要打瞌睡。当然,这是外来者的感觉。本地人听着是着迷的。我后来结识的一个农村同学,他听眉户戏听到得意时,摇头晃脑的,十分陶醉。
  那时,我已上初中二年级。9月份开学,在营房北边的于李小学初中部上学。每天上学路过这个村庄。村里的黄狗摇着尾巴,溜来溜去,在地上寻觅吃食。院落门口,经常有人在地上蹲着吃饭,一般是男人。他们端的碗大得着实惊人,粗瓷的,有小面盆那么大。一次,我看到一个老汉,满脸皱纹,蹲在家门口,手捧一个大老碗,里面盛的是很宽的面条,上面放的红辣椒,吃得津津有味。
  出了村庄,路两边,是农田。秋日,天高云淡,天空湛蓝。地里的玉米茁壮成长,绿油油的,像一片青纱帐。村口有一片菜地,种有茄子、青菜、辣椒、西红柿等蔬菜。地头,有一眼机井。电闸一开,清凉的井水“哗哗..”地流出来,经灌渠流到菜地。放学归来,我和一些同学有时到井旁戏水,手捧流出的清水,消暑解渴打水仗。
  西边营区四周挖有壕沟。营区内栽了许多桃、石榴、葡萄等果树。夏季,水果成熟。葡萄架下,一串串晶莹发亮的马奶子葡萄,令人垂涎欲滴。树丛中,一枚枚光鲜的水蜜桃,火红的石榴,让人眼馋心动。这是我们一年中的黄金季节。我们会毫不客气地,当然也是悄悄地,将其扫荡。葡萄架就在师部办公楼前,东西各一排。盛夏,骄阳似火。一天中午,我和几个伙伴游泳回来,路过这里,口正渴。看着那一串串饱含汁液的甜葡萄,没得说!我们将湿漉漉的毛巾和游泳裤顶在头顶,躬着腰,偷偷地溜到荫凉的葡萄架下,动手摘了起来。可能声音有点大,惊动了办公楼里的值班人员,里面发出“谁呀?干什么呢?”的喊叫声。可是,等那人出来时,我们早就携着战利品溜之乎也。
  1969年那年中苏边界紧张,苏联在中苏中蒙边界陈兵百万,中国为珍宝岛主权同苏联发生了军事冲突。“伟大导师”号召要“深挖洞,广积粮,不称霸。”要准备“早打,大打,打核战争。”当时,部队经常搞防空演习。在一次演习中,部队装备的轰炸机全部疏散到机场四周的野外,飞机用蒙布等伪装起来。营区内挖了许多防空洞,连成网络。连学校都挖防空洞了。记得当时在放学之后,留在学校挖地洞,觉得挺有趣。当地洞快挖通时,发出“咚…咚…”的声音,就像电影《地道战》里的画面一样。这时,大家都很兴奋。当最后一镐将洞挖通时,伙伴们都欢呼起来,争着要第一个钻过去。防空洞挖好后,搞过几次防空袭演习。随着凄厉恐怖的警报声的响起,大家都争先恐后地钻进洞里,就跟真的发生空袭一样。
  我们住的平房前有一片空地。母亲生性勤快,爱劳动。她将空地开垦为一片菜园,在里面栽种了黄瓜、西红柿、辣椒、茄子、豆角等蔬菜,每天给菜地浇水,施肥,除草。在她的精心呵护下,各种蔬菜长势喜人,使全家随时都能吃到新鲜菜蔬。母亲还在菜园四周种植了向日葵,当向日葵开花时,在一片片绿叶的簇拥下,金灿灿的向日葵迎风招展,对我们笑脸相迎,煞是可爱。
  母亲当时领着我和妹妹、弟弟在部队生活,父亲在外地参加军宣队工作。家庭的负担全由母亲一人承担。后来母亲参加部队制药厂工作,工作繁忙。下了班后,她操持家务,做饭、洗衣,摆弄她心爱的菜园,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,生活得很充实。不久,这种平静的生活被打乱了。弟弟、妹妹先后患了黄胆性肝炎,母亲带着他们在歧山一家部队医院住院治疗。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单独生活。放学回来后,我自己做饭,烧菜,蒸馒头。那是一段艰难的生活。有时,不想做饭了,我就用开水泡馒头,里面放点白糖,凑合着充饥。大约一个月后,母亲领着妹妹、弟弟出院回到家里,看到我消瘦的样子,她心疼了好半天。
  在窑村机场营房共住了一年半。1970年12月,我在临潼华清中学上学期间报名应征入伍,随即开始了其后的军旅生涯。
  参军离家同母亲告别的那一幕是令人难忘的。记得我和同院的另一个伙伴穿着崭新的绿军装,身背背包,精神抖擞地走出院子,来到大路上,准备去西边的营区搭乘送我们的军车。母亲将我们送到院子门口,在这离别的时刻,她紧紧抓住我的手,叮咛我到部队后一定要照顾好自己。想到不知道多少年才能见面,说着说着,她的眼泪流了出来。我的心里一阵发酸,眼圈不禁也红了。对母亲说道:“妈,请放心,我会照顾好自己的。我走后,你一定要保重!”说罢,我转身同伙伴一起迈开大步,离去。走不几步,回头一看,只见母亲失声痛哭起来,几个邻居拉着她,劝也劝不住。见此状,我的心一阵酸楚,眼泪在眼圈里打转,忍了忍,没有掉下来。然后,硬着心肠,和同伴大步流星向前走去,再也没有回头。

  2006、7、16

打赏

0 点赞

主帖获得的山猫直播足球分:0
举报 | 楼主 | 埋红包
楼主发言:1次 发图:0张 | 添加到话题 |
发表回复

请遵守山猫直播足球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