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同学

楼主:清风未醉M 时间:2022-08-06 09:19:54 天津 点击:0 回复:0
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

字体:

边距:

背景:

还原:

  在爹娘家吃饭,爹爹说回老家看见我小学同学枝整日坐在自家门口,痴痴呆呆。娘说,枝小时候发高烧,几天不退,病好以后,人就傻了,我们唏嘘不已。
  ​准确的说,枝是我幼儿园同学,那时,我们不理解傻是什么,也不嫌弃她,经常一起上学,直到那一次,我们似乎明白了。
  ​初冬早晨,天光大亮,我穿戴整齐,出门找枝上学,天空瓦蓝,一层薄云像纱一样轻柔,漂浮在空中,天幕下,小村庄已然醒来,袅袅炊烟缭绕在屋檐上,与天上的薄云遥相呼应。
  ​我来到枝家门口,玲也正到,我俩在门外喊她,枝的娘在堂屋探出身子:你们俩进来等枝吧,她还没吃早饭。我俩一前一后进了屋,炕角上放了一张炕桌,枝和他的爹爹弟弟围桌而坐,炕旁火炉上正煮一锅渣粥,金黄粘稠的粥,咕嘟咕嘟冒着热气。枝的娘盛一碗递给枝,枝接过碗,放在桌上,用筷子在碗里不停的搅动,我和玲靠在炕沿默默地等。
  “秃噜秃噜”枝沿着碗边吸溜着粥,不紧不慢;“秃噜秃噜”枝耷拉着眼皮不慌不忙,热气在碗上氤氲着,粘稠的粥仿佛凝固一般,不见减少,我和玲都摘下了手套,默默地看着。时钟滴滴答答,秒针飞驰在表盘上,也飞驰在我的心里,所过之处,火花迸溅。“秃噜秃噜”枝碗里的粥终于见底了,我和玲戴上手套,默默地准备出发。谁知,枝的娘又给枝续上一碗粥,窗外,阳光倾盆而下,透过玻璃,溅进屋里,溅到桌上,溅进碗里。“秃噜秃噜”枝就着阳光,不疾不徐,枝的娘在桌旁看着她喝粥,我和玲看着窗外,一群麻雀在地上啄食来了又走。
  终于等到我们三人出门,玲和我抛下她一溜烟跑到学校,从此我们再也没和枝玩耍过。
  后来,枝辍学了,再后来,枝嫁人了,如今,她离婚长住娘家。我和玲行走在光阴里,蓦然回首,发现枝回到原地,一如当年。

  ​

  

打赏

0 点赞

主帖获得的山猫直播足球分:0
楼主发言:1次 发图:1张 | 添加到话题 |

相关推荐

换一换

本版热帖

发表回复

请遵守山猫直播足球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